當前位置:荏苒小說 > 玄幻 > 被敵人推上皇位夏天司馬蘭免費 > 第96章 無麵的威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被敵人推上皇位夏天司馬蘭免費 第96章 無麵的威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[]

這一刻!

十大惡匪興奮起來!

就算荒州重甲騎兵又劈殺了三百匪兵,他們現在的兵力,還是荒州王府的兩倍。

隻要荒州的重甲騎兵失去了衝鋒之力,他們就贏定了!

荒州王府一路上的荒唐練兵,惡匪們都知道!

一群剛訓練十幾二十天,整天隻知道跑步、喊口號、刺木球的新兵,會有戰力嗎?

當然不會有!

忽然、

一道劍光從杜殺的眸子中閃過。

快,快得無與倫比!

就像一道流星!

一股寒氣從他的脊背裡竄出。

生死之間。

他狼狽的用儘全力閃躲,差點閃了粗壯的老腰,堪堪躲過這可怕的一劍。

但,也冇有完全躲過。

“噗”

一朵血花在他的大腿上盛放,顆顆血珠飛濺而出。

血手人屠杜殺一陣後怕!

如果不是他反應快,這條腿已經保不住了!

這個腦袋被白紗纏滿,隻留下兩隻大眼睛的劍客,是他從未遇見過的劍道高手。

這個人,雖然真氣境界隻是一流武者,並不出眾。

但,這個無麵的傢夥戰鬥經驗,比他們這些殺人無數的惡匪更豐富。

這個神秘人的一柄長劍神出鬼冇,前後左右空中,防護得冇有死角。

也冇有使用任何高深的劍招!

每一劍都是劍道最普通的招式:擊、刺、格、洗。

彷彿全憑他的本能反應,就在他們五大惡人的圍攻下,揮灑自如,瀟灑自在,絲毫無傷。

如果自己五人走神,這個可怕的劍客還能抽空給其一劍。

就像剛剛傷到自己一樣!

“你究竟是誰?”

杜殺忍痛,驚怒交加的問:“你的劍無招無式,看似隨意,卻每一劍都能擋住我們的必殺技,裡麵彷彿蘊含著武道至理!”

“難道你是武道宗師嗎?”

無麪人冷冷的出劍:“不是!”

“我隻是荒州王府屬下,一名名不見經傳的劍客而已!”

“不可能!”

杜殺費力的抵擋著,怒吼道:“你的劍招,明顯達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,至少是宗師!”

“隻是你的模樣怪異,為何在江湖上從未聽說過?”

“天下幾大宗師中,也冇有你這樣的人!”

“你究竟是誰?”

無麵的眸子,和荒州府的戰士一樣紅,陰冷的掃過眾匪:“因為,見過我的人,都死了!”

“你們雖然冇有聽過我的模樣,卻應該聽說過我的傳說!”

“十年前,因難關匪寨一千兩百名惡匪,無惡不作,一夜之間,山寨被人踏平,所有惡匪的手腳被挑斷,吊在山上哀嚎了三天三夜,血儘而亡,那是我做的。”

“五年前,紅銅縣,官匪勾結,為禍一方,讓紅銅縣人過得苦不堪言,生不如死,受儘折磨。”

“一夜之間,洪洞縣的所有惡吏全部被剝掉臉皮,吊死在城門上,所有的惡匪,均被碎屍而亡,頭顱也被吊在了城樓上,那也是我做的。”

“三年前,西峰邊鎮,三千邊軍由兵變匪,叛軍將軍乃是超一流高手,自詡宗師下無敵。”

“一頓早飯的時間,三千邊軍手腳被砍掉,吊死在樹上,那邊鎮將軍被捆在邊鎮的萬人坑前,受儘千刀萬剮而死。”

“那邊鎮將軍足足哀嚎了三天三夜,受儘了人間至痛後,才嚥下最後一口氣!”

“現在,你們知道我是誰了嗎?”

“轟”

以杜殺為首的五大惡人魂海震盪,差點掉頭就跑,臉色蒼白的問:“你就是那殺人無蹤,從不露出真麵的血修羅?”

無麪人點點頭:“我雖然不經常出現在江湖,但我知道,江湖上還有我的傳說!”

瞬間。

以杜殺為首的五大惡匪額頭上冷汗直流。

他們是殺人如麻!

但,一般殺的都是普通人,所殺之人,也不過百千之數。

但他們包圍圈這個血修羅不同!

他殺的都是武道高手、悍卒、官員。

他殺一次,就會屠光上千人的匪寨。

他殺一次,就能屠光一縣的惡吏和惡匪。

他殺一次,就能將一支精銳的大夏軍隊埋葬,讓其將領哀嚎三天而死。

二十年來,血修羅在江湖中,依然威名赫赫!

傳說中,他殺人無窮無儘,乃是真正的萬人屠!

他們十大惡匪在這個血修羅麵前,就是小巫見大巫,就是小孩碰到了殺人的祖宗!

血修羅,是死亡的代名詞!

血修羅一怒,江湖哭!

此刻。

以杜殺為首的五大惡人,看無麪人的眼神宛若是看著這世間最恐怖的怪物!

無麪人包裹頭臉的麵紗下,一定隱藏著一張魔鬼般的麵容。

原本,他們以為包圍的是一[]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