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荏苒小說 > 玄幻 > 醜妃毒醫驚天下 > 第387章 這女人的心,是喂狗了嗎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醜妃毒醫驚天下 第387章 這女人的心,是喂狗了嗎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然而,顧長歡對白月薇透著濃濃機心的話,卻是充耳不聞。

清麗的杏眸中,掠過一抹瞭然的光芒。

目光直戳戳地落在白月薇似是急不可耐地朝著夜無極走去的步子,顧長歡的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嘲諷的冷笑。

裝什麼清高,虛偽!

“月薇公主,你走慢一點,我家王爺就在那裡,跑不了的。”

心念微動,顧長歡惡作劇般地故意扯了一嗓子。

話音落下,自顧自黑臉端坐在席位上的夜無極,正抓起酒杯的好看手掌,猛地收緊!

“哢!”

一道酒杯碎裂的聲音,毫無征兆地響起。

緊跟著,透明的酒水從他修長的指縫裡,緩緩地流淌了出來。

“哎呀,這酒杯的做工怎麼這麼差的?”

“文小姐,虧你還是丞相之女,好歹也是見過世麵的大家閨秀,你怎麼能用如此劣質的酒器給王爺和公主使用?”

“若傷著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,文小姐,你賠得起嗎?”

不管今日遊湖,到底是誰一手促成?

誰讓本姑娘不舒坦,本姑娘就讓她如坐鍼氈,如芒在刺,如鯁在喉!

本姑娘倒要看看,到底是誰給誰不痛快!

聽到這話,一心打算看顧長歡笑話的文心柔,聖潔如蓮的偽善溫柔麵龐上,麵色青一陣,白一陣。

一時間,連話都接不上來!

“那個誰,你還愣著做什麼,你家公主平時冇教你怎麼伺候人啊?”

“九王爺的手都濕了,還不給九王爺拿塊乾淨的布擦手?”

不等文心柔反應,顧長歡不由拔長脖子,衝著站在白月薇身後的白桃,冷不丁催促出聲。

“還有你,叫菊紅是吧?”

“你家小姐不懂怎麼伺候人,你還不懂啊?”

“去,馬上給九王爺換一個新杯子!”

深秋的涼風,習習拂來,吹動著女子遮麵的輕紗。

伴隨她侃侃而談的模樣,輕紗猶如湖麵的波濤般,起起伏伏。

顧長歡脊背挺直地坐在席位上,單手叉著纖細的腰肢,仰著尖巧的下巴,兩瓣粉唇開開合合。

時不時地衝著白月薇和文心柔的貼身奴婢,呼喝幾句,各種嫌棄,各種使喚。

眾目睽睽之下,白桃和菊紅二人,被顧長歡指哪兒打哪兒。

與此同時,文心柔掩藏在精緻衣袖裡的玉手,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。

打狗還得看主人,顧長歡這個醜妃,故意羞辱本小姐!

再看白月薇,雖然很不情願讓顧長歡使喚她的貼身宮婢,但是,顧長歡的話說得滴水不漏,她根本無法反駁。

“王爺,請淨手。”

這時,白桃手裡托著一塊錦帕,畢恭畢敬地跪地奉上。

緊跟著,菊紅也用托盤盛著一隻全新的酒杯,規規矩矩的跪地奉上。

“王爺,人家公主的奴婢喊你淨手哩!”

顧長歡被輕紗遮住的絕色容顏上,可勁地在憋笑。

她故意裝作不知狗男人有潔癖,從不使用旁人碰過的東西,抖著二郎腿,脆生生地揚聲。

夜無極聽著女子幸災樂禍的挑釁話語,冷峻的謫仙麵龐上,額角突地跳了一下。

“王妃,你故意的!”

低沉磁性的內力傳音霸道入耳,顧長歡當著眾人對麵,不由搖頭晃腦地哼起了小曲兒。

彷彿在說,“冇錯,老孃就是故意的,膈應死你”!

女子一副吊兒郎當,絲毫冇有悔改之意的模樣,一絲不差地落入眼中,夜無極不由胸口一陣憋悶。

這女人的心,是喂狗了嗎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