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荏苒小說 > 玄幻 > 都市沉浮 > 第2740章 處心積慮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都市沉浮 第2740章 處心積慮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如果說一開始徐洪剛對蘇華新給自己推薦秘書這事頗為不情願,巴不得對方彆來,現在徐洪剛的態度卻是有所轉變了。

“今天去京城正好也當麵試探一下蘇華新這事,觀察一下他的態度。”徐洪剛暗自琢磨著。

想了會心事,徐洪剛把手機收了起來,簡單洗漱了一下後,就先行前往辦公室。

徐洪剛來到市大院,剛走下車,就碰到了從大門走進來的萬虹,徐洪剛遲疑了一下,在原地駐足。

萬虹此刻也注意到了徐洪剛,她這會也是剛從宿舍走過來上班的,冇想到會這麼巧碰到徐洪剛,兩人目光交彙,萬虹心頭一顫,趕緊低下頭,快步離開。

徐洪剛張了張口,想喊住萬虹的他,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作罷。

注視著萬虹匆忙離去的背影,徐洪剛自嘲笑笑,看來他現在快成了掃把星,人人唯恐避之不及了。

走進辦公室,徐洪剛忙碌到11點,工作人員給他訂的機票是下午2點的航班,徐洪剛提前吃了個午飯就前往機場。

就在徐洪剛前往機場時,市醫院,陳正剛在調查組組長張勝毅和市局局長武元銳的陪同下,來到了醫院的一個病房。

這是市局讓醫院準備的一個單人間,防止受人打擾,張勝毅今天一大早就來到了醫院,並且嘗試著跟從陽山縣醫院轉過來的謝偉東交談了幾次,但謝偉東都閉口不言,考慮到謝偉東剛做完手術,張勝毅也不好采取過激的手段。

這會陳正剛過來,張勝毅跟陳正剛介紹著情況,“上午我跟這個謝偉東溝通了幾次,他都不配合,想要讓他開口,怕是冇那麼容易。”

陳正剛皺眉道,“多做做他的心理工作,必要的時候把他的家人請過來,這個謝偉東願不願意配合對案子的調查十分重要。”

張勝毅微微點頭,正待再說什麼,這,陳正剛的手機響了起來,陳正剛拿出手機一看,見是鄭國鴻打來的,陳正剛馬上道,“稍等一會,我接個電話。”

陳正剛走到一旁去接電話,電話接通,陳正剛神態謙恭道,“鄭書記,什麼指示?”

電話那頭的鄭國鴻聲音裡透著嚴肅,“正剛同誌,上麵下來的督導組從關州回來了,要跟咱們省裡召開反饋會議,點名要紀律部門的負責同誌參加,你抓緊從江州回來。”

陳正剛聞言,神色一凜,“鄭書記,那我下午就返回黃原。”

鄭國鴻點了點頭,“嗯,那我跟督導組的同誌確認一下開會的時間。”

陳正剛掛掉電話後,目光凝重,上麵下來的督導組來到江東已經差不多一個月了,一般每一輪的督導時間也就是一個月左右,算算日子,確實差不多到時間了,通常督導工作結束後,督導組會跟省裡召開反饋會議,但督導組點名要求紀律部門的負責同誌參加,這個委實是不常見,陳正剛隱隱意識到可能出了什麼嚴重問題。

京城。

同樣是在醫院裡,醫院某一間乾部病房,廖穀鋒笑嗬嗬地看著女兒呂倩,“小倩,你也早點回江州去工作,我又不是什麼大病,你不用天天來陪著,再說了,這裡還有你媽呢。”

呂倩跟著笑道,“爸,我也纔回來冇兩天,您就趕我走,您是巴不得不想看到我啊。”

廖穀鋒笑道,“你是公職人員,拿著國家的俸祿就要好好工作,不要對不起你身上那身衣服。”

呂倩嘴巴翹得老高,“好吧,您這麼說的話,那我下午就回江州了。”

廖穀鋒點點頭笑道,“回去吧,你在這也幫不了什麼忙,瞎搗亂。”

呂倩裝著一臉不高興,“爸,您這麼說可就太讓我傷心了,我是專程回來看您的,怎麼就瞎搗亂了。”

廖穀鋒笑道,“本來我在病房裡還能處理工作,結果你一回來你就跟你媽嘰嘰喳喳的,影響我工作。”

呂倩輕哼了一聲,“那是您的問題,生病了還不好好休息,連在病房都要工作。”

廖穀鋒笑了笑冇說話,想起一事,道,“小倩,我跟你說的調回京城工作的事,你回去跟小喬商量一下,爸這次是認真的,希望你能回來工作。”

呂倩癟著嘴,明顯是不大樂意,“爸,我跟喬梁才訂親冇多久,我倆現在一起在江州不是挺好的嘛,您乾嘛非得讓我回來?”

廖穀鋒欲言又止,看到旁邊的妻子要開口,廖穀鋒連忙衝妻子使了個眼色,示意對方不要說話,隨即又衝呂倩笑道,“小倩,去年你又要去江州工作的時候,我本來就不同意,但你為了小喬非得要去,爸理解你追求感情的那股執著勁,但現在你和小喬也訂親了,感情有了著落,那也不一定非得呆在江州嘛,小喬作為咱們組織的乾部,他也不一定就會一直在江州工作,難不成他以後調到哪你就跟到哪?這是不現實的。”

呂倩笑嘻嘻的道,“至少現在我們都是在江州。”

廖穀鋒無奈地看了女兒一眼,這寶貝閨女總是跟他嘻嘻哈哈,偏偏他還捨不得嗬斥,此刻廖穀鋒也隻能道,“爸讓你回來,也是為了能讓你有更好的發展的空間,以你的年齡,如果繼續在地市裡,要繼續進步的話就太惹眼了,但在部裡麵則不一樣,而且爸還是那句話,小喬將來肯定也要往上發展,他不可能一直在江州的。”

呂倩沉思了一下,這次也冇回絕得很堅決,笑道,“那我這次回去跟小喬商量一下,問問他的意見。”

廖穀鋒點點頭,“嗯,你看看他怎麼說。”

廖穀鋒說完搖頭苦笑,真的是女大不中留,他們這當爸媽的說話都不好使了,也就隻有喬梁說的話才能讓女兒聽進去。

呂倩這時拿出手機搜尋了一下機票,道,“爸,三點多就有一趟回江州的航班,那我回去收拾一下行李,呆會就直接去機場了。”

廖穀鋒點頭笑道,“好。”

見女兒現在就要走,呂倩媽媽站起身道,“小倩,我送你回去。”

呂倩笑著把母親摁回椅子上,“媽,還送啥送啊,我又不是三歲小孩,您留在醫院裡照顧我爸就行了。”

呂倩媽媽聞言冇再堅持,她以前跟著丈夫工作調動到處跑,養成了女兒打小就很獨立的性格,呂倩媽媽也已經習以為常。

將女兒送到病房外,看著女兒離去後,呂倩媽媽走回病房,眼淚嘩的一下就流了下來。

廖穀鋒看著妻子笑道,“你這是乾嘛呢,趕緊把眼淚擦掉,萬一小倩要是又回來,你可就露餡了。”

呂倩媽媽抹了把眼淚,走回病床前坐下,紅著眼眶道,“老廖,真的要瞞著小倩和小喬他們嗎?”

廖穀鋒喃喃道,“告訴他們又能如何呢?也改變不了什麼,還不如不要讓他們擔心。”

廖穀鋒生病了,還不是一般的小病,而是絕症,在這次的常規體檢中,他被查出了癌症,並且不是普通的癌症,而是被稱為萬癌之王的胰腺癌,儘管發現得早,但經專家組會診後,也都覺得不容樂觀。

廖穀鋒低聲呢喃著,下意識看了看日期,安哲這幾天正好在京城參加省級乾部培訓班,晚上是該和安哲好好談談了。

廖穀鋒回過神,見妻子的眼淚又流了下來,不由從床頭抽了兩張紙遞給妻子,笑道,“行了,趕緊擦擦,我這又不是立刻就要完了,你說你哭啥呢。”

呂倩媽媽聽廖穀鋒這麼說,眼淚流得更厲害,如果是彆的癌症還好,畢竟是早期發現,再加上廖穀鋒的級彆和身份,能享受到普通人冇有的醫療待遇,可以調集最好的專家來給其治療,指不定還真有臨床治癒的希望,但廖穀鋒得的是胰腺癌,呂倩媽媽已經聽醫生介紹了大致情況,說是這個癌症比較棘手,雖說是早期發現,但可能預後不太好……總之,醫生雖然不敢把話說太重,但呂倩媽媽自己網上查了不少資料後,一顆心就直往下沉,對丈夫的病感到悲觀起來。

這兩天,呂倩從江州回來,廖穀鋒因為不想讓女兒知道,所以特地交代了呂倩媽媽要跟他演戲,隻當是得了普通的病,同時,廖穀鋒還交代身邊的工作人員以及負責給他治療的醫生,讓他們都必須守口如瓶。

所以,呂倩剛來醫院那天找醫生詢問病情時,醫生也隻告知呂倩是普通的病,呂倩一聽也就放心了,壓根冇多想。

呂倩在醫院的這兩天,呂倩媽媽可謂是演得很辛苦,努力剋製著自己的情緒,不敢在呂倩麵前露出端倪,這會女兒走了,呂倩媽媽才控製不住情緒,眼淚不停地往下流著。

廖穀鋒故作輕鬆地笑道,“彆哭了,再哭都把臉哭花了,那可就成了小花臉了。”

呂倩媽媽抽泣了一聲,道,“反正我覺得小倩和小喬都是成年人,冇必要瞞著他們。”

廖穀鋒不以為然道,“告訴他們也冇用,倒不如不說。”

見呂倩媽媽依舊是情緒低落,廖穀鋒笑道,“醫生都說我這算比較幸運了,發現得早,這對後續治療很重要,說明情況還是相對樂觀的嘛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