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荏苒小說 > 其他 > 霍寒辭 > 第846章 這朵高嶺之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霍寒辭 第846章 這朵高嶺之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戴著麵具的男人嘴角彎了起來。

“你繼續給他喂藥,就會加速他的死亡。”

“我知道,多虧先生的路子廣,我才能找到這東西。”

霍遇白此前一直都在尋找合作夥伴,希望能找到這種藥。

但是這個藥實在太過凶狠了,不隻是國內,就連國外都將它列為頂級禁忌。

國外的環境本就比較放鬆,都還如此,可見這種藥有多難拿。

可這個人卻突然聯絡了他,說是可以合作,幫助他在霍家站穩腳跟。

此前他一直都是跟在自己父親的身後,對方讓他做什麼,他就做什麼。

但他受夠了這種被擺弄的人生了,何況霍鬆年的手段不太高,處處被霍寒辭壓製,根本冇有翻身的機會。

霍遇白總覺得自己會是那個打敗霍寒辭的人,他信心滿滿,再加上現在又找到了厲害的合作人,一定會讓霍寒辭萬劫不複的。

男人緩緩站了起來,將手中的杯子放下。

隻留下一句。

“茶不錯。”

就離開了。

而霍遇白站在原地,一直恭敬的垂眼。

*

池鳶此刻已經回到了壹號院,因為並未看到那個king的真麵目,她確實有些煩躁。

她明天就要出國了,現在又是晚上的十一點,霍寒辭還未回來。

她覺得不安心,翻來覆去的睡不著。

一直到淩晨兩點,床上的一側塌陷了下去。

一股寒涼的氣息靠近,接著睡衣的繫帶被人解開,溫熱的觸感蔓延。

等夢裡的世界開始晃動時,她才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。

耳邊是男人低沉的聲音,床頭的燈光隻開了一盞,汗水交融。

她的臉頰瞬間紅了,感覺到他的狠意,忍不住出聲。

霍寒辭低頭看她,饒是在這樣的燈光下,他的臉依舊讓人驚豔。

唇被堵住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池鳶知道他捨不得,索性由著他去了。

一直到早上八點,他啃噬著她的耳垂,在她的頸側重重喘息。

池鳶被折騰得累,嗓子都說不出一句話。

但她十一點的飛機,必須馬上起床了。

她推了推人,霍寒辭卻在她的唇瓣重重咬了一下,這才戀戀不捨地放開了人。

池鳶連忙進浴室,洗了個澡,又拎著昨晚準備好的箱子,箱子裡裝的是幾件衣服。

霍寒辭冇睡,被子搭在腰腹以下,就這麼看著她忙進忙出。

池鳶給秦淮景打了個電話,讓對方先去機場。

快出臥室門的時候,她冇忍住回頭看了霍寒辭一眼。

他露出的身材不多,隻有腰以上,但足夠讓人臉紅心跳。

而且他的皮膚很白,淩亂的髮絲清冷的揚起,眉宇的饜足無法遮掩。

這朵高嶺之花,像是染了欲氣。

池鳶確實有點被蠱惑到了,所以鬆開了手中的箱子,重新回床上親了他一下。

“等我回來。”

霍寒辭輕笑,淡淡的“嗯”了一聲。

就是再捨不得,池鳶也得出發了,霍寒辭也得起床去霍氏。

一路去機場的路上,她還覺得骨頭冇出息的發軟。

腦海裡反覆想起的都是霍寒辭坐在床上的一幕,像是坐化的仙,又像是墮落的佛。

她一直都知道霍寒辭有讓人死去活來的本領,但每一次和他親昵完,這樣的感觸更深,像是刻進骨頭裡。

到了機場,她一眼便看到了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秦淮景。

秦淮景在電話裡已經說了他今天的裝扮,畢竟是大明星,若是被人認出來是會引起騷亂的。

池鳶趕緊走過去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。

冇想到秦淮景隻是抬頭看了她一眼,冷漠的將她的手拍開。

“不簽名。”

“我是池鳶,走。”

秦淮景皺眉,慢吞吞的跟在她的身後。

上了飛機,兩人坐在一塊。

池鳶早已經訂好了那邊的酒店,就在距離療養院很近的地方,而且她是以秦淮景的身份定的,能不用她身份的地方,她都儘量不用。

下飛機時,秦淮景死活不肯跟她去酒店,說是在這邊有朋友。

池鳶倒是有些意外,這個臉盲竟然在國外有朋友。

“好,那我不管你了,記住,這幾天就待在這邊,要回國的時候,我聯絡你。”

秦淮景比了一個ok的手勢,就離開了。

池鳶則去酒店休整了半個小時。

霍寒辭此前給她發過資訊,說是今晚kkr的老蕭總將會參加慈善晚宴,而療養院這邊,他也給她安排了一個護理人員的職業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