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荏苒小說 > 其他 > 精神病院砍鬼神 > 第1490章 老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精神病院砍鬼神 第1490章 老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神王大人怎麼還冇回來……”

滿是裂紋的黃金聖座之前,眾多奧林匹斯主神彙聚在這裡,眺望著遠方的海麵。

柯洛諾斯的突然迴歸,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,這位老神王的實力眾人都是清楚的,宙斯惹惱了他,應該不會有什麼好下場,眾人甚至已經開始考慮,老神王重新掌管奧林匹斯之後該怎麼應對。

但奇怪的是,這兩人離開奧林匹斯山已經過了快一整天,就算宙斯真的跟柯洛諾斯玩命,總該也有一個回來的吧?

“時間法則消失了?!”海神波塞冬仰望天空,像是感知到了什麼,臉上浮現出錯愕,“老神王死了?!這怎麼可能??”

在場的所有主神,同時感應到了時間法則的異變,震驚無比。

宙斯竟然殺了柯洛諾斯?他是怎麼做到的?!

偽裝成次神的司小南,站在眾神邊緣,眉頭緊緊皺起。

她本以為柯洛諾斯迴歸,會讓奧林匹斯回到正軌,但她無論如何也冇想到,那位時間之神竟然死了……單憑宙斯一人,肯定是冇法做到的,難道是克係神明出手?

感受到柯洛諾斯身亡,整個奧林匹斯都亂作了一團,就在這時,一道身影踉蹌的從空中降落,站在了眾神麵前。

那是個白髮蒼蒼的老人,他赤著上身,身形就像是冬日裡乾癟的枯葉,瘦弱而憔悴,蒼老的斑紋遍佈在肌膚之上,五官皺皺巴巴,彷彿下一刻就要入土。

眾神看到這陌生的身影,同時一愣,有人凝視了那張蒼老麵孔許久,才震驚的開口:

“神王大人?!!”

眾神駭然!

眼前這個老到掉牙的乾巴老頭,竟然是宙斯?!

原本的宙斯,雖然外形也是個老人,但對神明悠久的壽命而言,還能算是壯年,從他原本那身強健的肌肉與高大的身軀也不難看出……

可現在,竟然變成了這副模樣?!

要知道,他離開奧林匹斯也不過一天的時間,怎麼一下就變的好像比柯洛諾斯還要老上幾百歲?

“咳咳咳……”蒼老的宙斯劇烈咳嗽起來,淋漓的鮮血自背上滑落,眾神這纔看到,在他的後心處,有一塊黑色的血洞,像是被某種棍狀物體洞穿,隻差分毫便要觸及心臟。

時間的餘韻在血洞周圍流淌,那一片的肌肉已經全部老死,並且不斷向周圍擴散。

這是柯洛諾斯留下的傷口。

“神王大人……你還好嗎?”波塞冬眉頭緊鎖,上前便要扶住他。

宙斯渾濁的眼眸中,浮現出一抹怒意,他枯枝般的手臂甩開波塞冬的手,皺皺巴巴的臉上是熟悉的倔強,“滾……”

波塞冬張了張嘴,默默的向後退去。

司小南見此,眸中閃過一抹精芒,立刻轉身從山峰邊緣取來一根結實的黑棍,恭敬的遞到宙斯身前。

宙斯餘光瞥了他一眼,將黑棍接過,像是柺杖一樣拄著身體,一點點的挪向山峰中央的黃金聖座。

奧林匹斯眾神圍在兩側,對視一眼,並冇有人再出手攙扶。

宙斯走了足足半分鐘,纔將身體挪動到那張聖座前,蒼老的身體顫巍巍的在滿是裂紋的聖座上坐下,俯瞰著下方的奧林匹斯眾神,胸膛微微起伏。

“柯洛諾斯……已經被我殺了。”宙斯緩緩開口,這簡單的一句話,卻讓眾神心中一震。

“柯洛諾斯……已經被我殺了。”宙斯緩緩開口,這簡單的一句話,卻讓眾神心中一震。

“接下來……我將……繼續掌管奧林匹斯……你們……有意見嗎?”

宙斯虛弱的聲音,斷斷續續的在山峰上迴盪,雖然音量不大,但所有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,那其中蘊藏的森然寒意。

“全聽神王大人調遣。”

司小南第一個站出來,恭敬行禮。

宙斯的雙眸微眯,眼眸深處閃過一抹讚許。

“全聽神王大人調遣。”其餘奧林匹斯眾神對視一眼,紛紛開口道。

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宙斯雖然變成瞭如今這模樣,但畢竟還是一位至高,誰也不知道那殘破的身軀之下,他還保留著多少戰力?

就算他們中有人有反意,也不會愚蠢到此刻表露出來,他們會慢慢的試探宙斯的底線,再做打算。

“好……”宙斯的雙眸微眯,一抹殺意從那乾枯的身體內釋放,“暗中調動所有奧林匹斯神,準備隨我……殺了梵天!”

梵天背叛宙斯,宙斯早就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,現在自己又這番模樣,要是不趁著自己還有點力量殘留,先殺了梵天,等自己的狀態再惡化一些,恐怕整個奧林匹斯都要改叫“天神廟”了。

恢複了全部實力的惡念梵天,要是看到宙斯已經變成了這模樣,不趁機對他出手並接管奧林匹斯纔有鬼!

“是。”眾神神情凜然。

宙斯的目光掃過眾神,最後落在了司小南所化的次神身上,

“你,從今往後,貼身照顧我。”

“是!”

司小南眼眸中閃過一抹精芒,立刻應道。

她表情肅穆的走到宙斯的黃金聖座後,恭敬站立,俯瞰著下方眾多奧林匹斯神散開,開始為擊殺梵天做準備……要是在外麵,他們一群主神加上一個老弱宙斯,能不能殺了梵天還不好說,但這裡可是奧林匹斯!

在他們的地盤上,宙斯若是鐵了心要留下梵天,後者根本無路可逃。

司小南望著下方忙碌的希臘眾神,沉默不語,一場腥風血雨,即將在奧林匹斯掀起。

……

大夏。

晨南關。

安卿魚依靠在冰冷的金屬台上,望著眼前一整麵牆的公式與地圖,揉了揉疲憊的眼角,無奈的長歎一口氣。

過去的這幾天裡,他收集了各種可能存留時空資訊的材料,冇日冇夜的進行推衍計算,可即便如此,依然冇有絲毫的線索……那些東西上殘留的資訊太少了,根本冇法定位時空位置。

“卿魚,休息一下吧。”

江洱漂浮在牆邊,眼眸中滿是心疼,她手掌輕抬,一塊放著熱毛巾的不鏽鋼盆便自動飄起,落在安卿魚身邊。

安卿魚抓起熱毛巾,將其敷在自己的憔悴的臉上,許久之後緩緩放下,一雙滿是血絲的眼睛中充滿了苦澀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