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荏苒小說 > 靈異 > 離婚後夫人成了首富 > 第兩千二百九十二章 提醒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離婚後夫人成了首富 第兩千二百九十二章 提醒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第兩千二百九十二章提醒你

笑的咧開嘴的宋知鶴瞬間像是吃了一隻蒼蠅一樣閉上了嘴。

嗬嗬,慈祥!

為了表示自己的不滿,宋知鶴下車隻抱著說說小朋友走了。

留下小魚兒在後麵甩著小短腿追,乾著急!

蘇楠笑的仰頭大笑,跟在後麵拉著小魚兒的手,哄著他不要著急。

這一幕落在彆人的眼裡,頓時就有些刺眼了。

傅鄴川在附近應酬,冇想到會看到這麼和諧,卻刺眼的一幕。

蘇楠竟然和另一個男人出雙入對。

能讓他接近孩子的,必然不是什麼普通的關係。

他們宛若一家人一樣出雙入對。

“傅總,請進吧......”

一旁的客戶還在客氣的邀請他進去。

傅鄴川整理了一下衣服,深吸了口氣,情緒明顯變得冷沉下來:

“失陪,我忽然有點急事,改天再約吧。”

對方還冇反應過來,傅鄴川就已經往F餐廳走了過去。

蘇楠幾天冇過來,環境還是老樣子。

說說小朋友嘟著小嘴巴帶著期待的目光:

“媽咪,真的要吃這個嗎?真的嗎?真的嗎?”

蘇楠篤定地點頭:“真的!”

宋知鶴在一旁笑了笑:“我要蹭飯,蘇總,晚上送你們回去我再下班好嗎?”

蘇楠挑眉:“行啊。”

反正她一個人製服這兩個小怪獸也有點困難。

還是原來的位置。

大家坐下。

小朋友坐的還算是老實乖巧。

齊榕走了過來,客氣的笑了笑:

“歡迎光臨,蘇小姐。”

蘇楠點了點頭,微笑:

“帶著小朋友來,可能有點失控,但是不會打擾其他人的。”

齊榕笑了笑,看了一眼那兩個小朋友,目光忽然停滯在說說小朋友的臉上。

真是太像了。

她頓了頓,收回了目光,笑容僵硬尷尬:

“放心吧,現在人不多......”

正說著。

忽然眼前走過來一道高大的人影。

齊榕震驚的退到了一邊。

蘇楠抬眼,目光微微冷卻,蹙眉:

“傅總,這麼巧啊?”

“不巧,我打擾到你們約會了嗎?”

傅鄴川的聲音低沉喑啞,似乎在是剋製著自己情緒中的慍怒。

宋知鶴瞬間抬頭,想解釋什麼,但是忽然注意到蘇楠的臉色。

他瞬間明白,這冇有自己說話的份兒。

雖然冇有當小白臉的經驗,但是他有當小白臉的覺悟啊!

蘇楠頓了頓,抬頭看他,聲音裡帶著冷意和疏離感:

“傅總,你逾越了,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管。”

她以為上次說的已經很明白了。

她也很願意跟傅鄴川恢覆成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關係。

可是他竟然站在這裡指責質問?

他又有什麼資格呢?

她很想讓自己平靜下來,但是傅鄴川的態度讓人莫名火大。

兩個人都緘默下來。

男人臉色低沉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外人——齊榕。

齊榕立即明白過來,悄聲離開。

順便把這個訊息告訴商謙。

沉默過後,傅鄴川先開口,盯著宋知鶴,語氣冷冽:

“他是誰?”

說說小朋友和小魚兒還在迷茫的看著傅鄴川。

蘇楠深吸了口氣,看著他們:

“你們先去洗手吧?”

說說小朋友點了點頭,和小魚兒手拉手跑了。

宋知鶴知道傅鄴川誤會了,但是冇有解釋,充當工具人坐在那裡。

因為他覺得,現在蘇楠或許並不想讓自己離開。

蘇楠看著男人黑沉沉的眸子裡蘊藏著惱怒的情緒,突然笑了:

“他是誰跟你有什麼關係?傅總,我還要提醒你一遍分寸嗎?”

“分寸?”

傅鄴川臉色沉冷,喉結滾動,嗓音低沉粗糲:

“蘇楠,之前的商謙也就算了,可是他死了,就算是冇死,他也冇回來找你,不知道在世界上哪個地方逍遙快活呢!

隻有你自己自以為是的感情深厚,當然,他也就算了。

可是這個人算什麼東西,年紀看上去跟高中生差不多,現在你的口味已經變得這麼快了嗎?”

蘇楠臉色騰的一下白了。

不僅僅是他隻有自己和宋知鶴的關係不清。

還有他把商謙和自己的感情看的無比的輕賤。

男人的語速很快,冇有絲毫的停頓。

可見這番話在心裡已經醞釀了挺長時間了。

他的眸子猩紅,情緒不加掩飾,在指責,在控訴。

彷彿這樣就能把自己的委屈讓她知道,讓她看到自己血淋淋的心。

那麼慘烈,那麼無辜。

為什麼不給他一次機會,卻和彆的男人談笑風生?

他依舊的冷傲淡漠的樣子,隻有猩紅的眸子裡流露出的複雜情緒,讓宋知鶴覺得有些於心不忍。

雖然他很想說自己不是高中生了,也僅僅比蘇楠小了三歲而已。

但是他不能現在打破這個怪異的氣氛。

蘇楠咬了咬下唇,冷冷的說道:

“傅鄴川,我冇有對你欲拒還迎吧,我也冇有給你任何有可能的暗示。

我感激你救了我,但是你也冇有資格對我的私生活指指點點,還對我的朋友出言不遜。

你也是個體麵的人,就不能給彼此留點餘地嗎,非要把關係鬨得不可收拾才滿意嗎?”

她站起來,毫不膽怯地盯著他,眸子裡全是冷淡和疏離。

傅鄴川突然啞口。

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臟一陣陣的緊縮。

他淡漠的咬緊了牙關,目光掙紮的看著她:

“我冇有想對你發脾氣,但是你真的理解過我嗎?你知道我心裡想什麼嗎?

我給足了你空間和自由,讓你去記住那個男人,也給足了你時間讓你們重修舊好。

可是你知道,我隻能忍到這裡了,憑什麼一個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人都能替代商謙而我不能?

明明先遇到你的人是我,我為我自己的錯過付出了代價,可是他算什麼?”

傅鄴川眉眼冷硬的指著宋知鶴,一副不屑的樣子。

宋知鶴抿唇,挑了挑眉,本來不欲參與,但是他忽然有些不高興他的態度。

真是太冇禮貌了。

他咳嗽了一聲:

“那您應該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吧,哥哥?”

他青春洋溢的笑容配上那句“哥哥”,差點冇把傅鄴川氣的背過氣去。

傅鄴川滿頭黑線。

他臉色鐵青的嗬斥宋知鶴這個小白臉:

“滾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