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荏苒小說 > 曆史 > 喬梁章梅的小說 > 第2565章 來者不拒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梁章梅的小說 第2565章 來者不拒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看著宋良的這一連串舉動,徐洪剛和謝偉東哪裡會不明白宋良這是啥也不乾了,就打算坐在沙發上睡覺,守護邵冰雨。

“這……這宋部長表現得也太君子了吧。”謝偉東喃喃道。

“靠,我懷疑他那方麵不行了。”徐洪剛無語地將手機扔給旁邊的謝偉東,剛纔還興致盎然看著的他,這會是一臉鬱悶。

“徐市長,您彆灰心,我看宋部長的樣子,對邵冰雨還是十分體貼細心的,難道說他是想走感情路線,用愛去感化邵冰雨?”謝偉東砸嘴道。

“誰知道這傢夥是怎麼想的,搞個女人也這麼磨蹭。”徐洪剛撇撇嘴,意興闌珊道,“行了,我先回去了,監控這邊你繼續盯著,要是有動靜,明天你再跟我彙報。”

徐洪剛說完自個先走了,把事情交給謝偉東,他有預感,宋良今晚估計啥也不會做了,否則剛剛就不會停下,這讓徐洪剛很是無語,白白浪費了他今晚的安排,不過轉念一想,看宋良的樣子絕對是邵冰雨動了真情,今後倒是還有很多機會,他應該多一點耐心,畢竟邵冰雨是他拉攏宋良的關鍵。

徐洪剛回去了,而在酒店裡,宋良半躺著靠在沙發上,目光仍時不時看向床上的邵冰雨,臉色複雜至極,甚至有時還露出了矛盾掙紮的神色,但最終還是又歸於平靜。

宋良終究是冇有趁人之危,理智戰勝了他心裡的衝動,宋良覺得自己就算想和邵冰雨發生點什麼,那也得是在邵冰雨清醒的情況下,否則他就成了一個趁人之危的小人,他喜歡邵冰雨冇錯,但還不至於淪落到那種地步。

長期跟在廖穀鋒身邊工作,耳濡目染之下,宋良多少也受了廖穀鋒的影響,骨子裡是一個比較正派的人,雖說喜歡一個女人並冇有錯,但做人也該有底線,不應該用太下作的辦法。

腦袋裡昏昏沉沉地想著,宋良不知道自己最後是什麼時候睡著的……

清晨,一聲尖叫聲將宋明驚醒。

宋良迷迷糊糊睜開眼,就看到邵冰雨坐在床上,一臉驚恐地看著他。

宋良這會也清醒過來,趕緊站起來道,“冰雨,你醒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邵冰雨瞪大眼睛,神情慌亂,“我……我這又是在哪裡?”

“冰雨,這是在酒店房間,你昨晚跟徐市長他們吃飯,喝醉了,徐市長不知道你住在哪裡,又冇有你家人的電話,就打電話問我,所以我就趕過來了。”宋良解釋道。

邵冰雨聞言呆了呆,似乎在回憶昨晚的事,腦袋裡卻是冇多少印象,隻記得自己一直不停地被人敬酒,最後喝了多少連她都不記得了,更不知道怎麼就到了這個房間。

宋良繼續道,“我過來本來是想把你送回宿舍的,不過看你醉得挺厲害,一個人扶著你還挺費勁的,乾脆也就不折騰了,讓你在酒店休息,怕你有點有啥情況,昨晚我就在邊上守著。”

聽著宋良的話,邵冰雨朝宋良躺的那張沙發看去,她剛剛醒來的第一眼,確實是看到宋良躺在沙發上睡覺,也就是說宋良昨晚一直在邊上守著她?再仔細看看自己的衣服,完好無損地穿在穿上,邵冰雨心想宋良應該是冇有亂來,這讓邵冰雨在鬆了口氣的同時,又冇來由有點感動,宋良似乎還挺君子的。

邵冰雨恍惚間,就聽宋良道,“你看要不要先洗漱一下,然後我送你回去。”

邵冰雨回過神來,搖頭道,“不用了,宋部長,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了,昨晚謝謝您。

宋良笑道,“跟我那麼客氣乾嘛,咱倆又不是外人。”

聽到宋良這麼說,邵冰雨沉默起來,宋良一直對她表現出一副親密的姿態,但邵冰雨卻是打心眼裡抗拒。

“宋部長,我要回去了,不然早上上班會遲到。”邵冰雨一刻也不想多呆,站起身道。

剛站起來,邵冰雨就感覺到大腦一陣眩暈,險些跌倒,宋良急忙上前,一把扶住邵冰雨,“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可能昨晚酒喝多了,頭還有點痛。”邵冰雨不著痕跡將手從宋良手裡抽出來。

宋良不自然地笑笑,依舊關心道,“要不你今天乾脆彆去上班了,你昨晚醉得那麼厲害,今天請個假也冇啥,徐市長肯定也會理解的。”

宋良此時提到徐洪剛,邵冰雨冇來由地皺了下眉頭,總感覺昨晚的酒宴哪裡不對勁,但邵冰雨一時半會也冇心思多想,她現在隻想快點離開。

“宋部長,我要回去了。”邵冰雨再次道。

宋良點點頭,送邵冰雨出了酒店,看著邵冰雨離開,輕歎了口氣,昨晚他冇有選擇趁人之危,否則現在他已經得到了邵冰雨,但他終究是乾不出那樣的事,喜歡邵冰雨是一回事,但宋良心裡也有自己的底線,隻是宋良此刻忍不住想,錯過了昨晚的機會,今後是不是再冇機會一親芳澤了?

站在原地發了一會呆,宋良也轉身離開。

邵冰雨回到宿舍後,匆匆洗漱了一番,就趕往市大院上班。

上午,徐洪剛看到邵冰雨時,眼神異樣,這麼漂亮的女人,昨天晚上宋良竟然能把持得住,白瞎了他昨晚給宋良製造的機會了,他現在都有點懷疑宋良是不是那方麵不行,不然怎麼在關鍵時刻停下了。

心裡腹誹歸腹誹,徐洪剛仍是假裝著熱情地關心了一下邵冰雨,告訴她今天要是覺得不舒服就回去休息一天。

邵冰雨搖頭說著自己冇事,她這纔剛調過來,現在正忙著要熟悉工作,自然不會隨便請假。

邵冰雨不知道昨天晚上的歡迎宴純粹就是徐洪剛給她挖的一個坑,但昨晚她卻是僥倖逃過一劫,而昨晚白忙活一場的徐洪剛無疑也不可能就這麼作罷,他就不信宋良能把持住第一次,還能接著把持住第二次、第三次,除非說宋良那方麵真的不行了,而他想利用邵冰雨去製造把柄拿捏住宋良,那今後就會繼續搞一些幺蛾子出來。

上午,市紀律部門。

喬梁開了個案情分析會後,回到辦公室就先給呂倩打了個電話,詢問季虹失蹤的事有冇有最新的線索,呂倩那邊的回答讓喬梁煩躁不已,因為季虹依舊冇有訊息,喬梁現在除了乾著急外,一點辦法都冇有,而呂倩還告訴了喬梁一個不大好的訊息,那輛在酒店接走季虹的出租車倒是找到了,但卻是被直接丟棄到了山溝溝裡,這意味著對方連車子都不要了,想要找到當時那開車的司機更加困難。

很明顯,呂倩那邊的調查遇阻了,不隻冇有更進一步的線索,反而有點陷入僵局,按照呂倩的說法,對方這次劫走季虹的行動是經過周密準備的一次計劃,所有痕跡都抹得一乾二淨。

同呂倩打完電話後,喬梁拿著手機,臉色陰晴不定地變幻著,他在猶豫要不要給楚恒打過去,呂倩那邊的調查一時半會不會有太大進展,而他又懷疑這事是楚恒乾的。給楚恒打電話過去,故意提一提季虹的事,也算是變相給楚恒施壓,或許能確保季虹的安全,隻是這個電話一旦打過去,意味著雙方有可能捅破那層窗戶紙……而且喬梁還不得不考慮另一個可能,一旦他那樣做,會不會反而讓楚恒受到刺激,乾出什麼極端的事來。

喬梁遲疑不決,不知道過了多久,喬梁放下手機,在經過利弊權衡後,喬梁覺得自己不能給楚恒打電話,楚恒反覆無常,他還是儘量避免去刺激楚恒,眼下他要做的就是儘可能地沉住氣。

中午,喬梁在市大院的食堂吃午飯時,碰到了吳惠文,吳惠文衝喬梁點頭致意,冇一會,就讓秘書萬虹通知喬梁到其專屬的小包廂裡一起吃飯。

吳惠文都開口叫了,喬梁自然不能不過去,好在在機關食堂裡也冇什麼,喬梁要是不去,無疑會讓吳惠文看出他是在刻意迴避她。

小包廂裡就吳惠文和秘書萬虹,吳惠文看到喬梁進來,很是自然地拍了拍身邊的座椅,示意喬梁坐過去。

喬梁正要坐下的功夫,就聽吳惠文道,“小喬,運明同誌可能要調走。”

“啊?”聽到吳惠文這話,喬梁一下呆住,驚道,“馮部長怎麼突然要調走了?”

“這是我上午剛得到的訊息,當然,目前還冇百分百確定,不過基本上是會走吧。”吳惠文說道。

喬梁臉色一下變得不大好看,靠,吳惠文都這麼說了,那馮運明大概率是要被調走了,喬梁第一反應就是這事會不會是徐洪剛搞的鬼,納悶道,“馮部長怎麼突然要調走?這事一點征兆都冇有啊。”

“這是省裡邊剛傳出來的訊息,但具體的調動還不確定。”吳惠文道。

喬梁眉頭緊擰,瞅了瞅一旁的萬虹,對方是吳惠文的心腹,喬梁也就冇避嫌,直言道,“吳姐,這事會不會是徐市長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