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荏苒小說 > 曆史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365章 烏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365章 烏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看著窗戶上透出的人影,大長公主心情很複雜。

若翊王中意的女子是陸家女,自然是她求之不得的事,那怕是其他幾房偏房所出的姑娘,都可以。

可為何偏偏是陸晚?

這個孫女最不得她的心,不止因為她的出身,更是因為她看似簡單,實則深藏不露,心機厲害到她都無法掌控。

她自小被扔進痷堂,冇有得到陸家的善待,她的生母又是被活活燒死在陸家,這些仇恨,光是看她對葉紅萸的報複,就知道她從未忘記過。

更可怕的是,至今為止,大長公主還一直找不到證據,證明陷害葉紅萸的局就是她做下的。

她真是做得滴水不漏,連她都被她騙,還拿她冇辦法。

原來,陸鳶撞柱之前指控陸晚說的那些話,大長公主最開始隻是半信半疑,可後來,在她姨娘和弟弟的事情上,陸晚竟可以一麵假裝對她母親生過孩子一事毫表示不知情,可轉身,她就可以私逃出府,獨身闖邊關,將人尋回來,足見其魄力和手段。

所以,從那一刻起,大長公主開始相沈鳶說的話都是真的。

而從阿晞一事中也可以看出,她一直對陸家抱著戒備心,她從未與陸家一條心過,也從未將她這個大長公主放在眼裡。

後來,若不是她一封封的家書寫過去,表明自己對阿晞的關愛,降低她的防備,隻怕此時,她早就帶著這個弟弟,脫離陸家,投靠陳王去了。

大長公主一直認為,她既然一早就知道這個弟弟的存在,那麼關於阿晞真正的身世,還有她母親與陳王的舊事,她是知情的。

不止如此,大長公主回想陸家先前發生過的事,隻怕不止葉紅萸折在她手裡,連最開始的陸鳶與李睿的私情被揭露,再到葉紅萸與陸繼中多年前私通的姦情被告發,還有陸鳶失去孩子的事,都是她做的……

這麼善於攻於心計,且對陸家有怨恨,又不肯受她掌控的庶女,若是有朝一日她登上尊位,是會扶持陸家,助陸家長盛,還是會藉著滔天的權力,向陸家展開報複?

大長公主毫不遲疑她會是第二種。

越想,大長公主心越涼,握著虎頭杖的手用力收緊。

她示意大家退後,讓丹靈扶著她悄悄靠近窗戶。

離得近了,屋內兩人的談話聲,就傳了出來。

“……你先前不是說一切都已安排好,不會有問題,隻等我們一回京/城,就會事成……可如今卻成了這個樣子。”

果然是陸晚的聲音。

聽她質問的話語,似與翊王讓府裡偷偷準備好大婚一事契合上。

聽到這裡,丹靈咬唇看向大長公主,祖孫二人默默對視一眼,已是認定屋內的男人,就是翊王了。

原來,陸晚這麼晚偷偷來這裡見翊王,就是來逼問大婚一事的。

敢情兩人先前就私相授受,而翊王殿早就答應好要娶她了。

“無恥!”

丹靈氣得在心裡暗罵了一句,大長公主按了按她的手,示意她稍安勿躁,先聽聽那翊王要怎麼回答?

屋內傳來男聲,隻聽得他歎息道:“是啊,先前是說得好好,祖母在信上也一再言明,隻要阿晞一回府,就讓他認祖歸宗,可誰想到,她老人家又突然變卦了,藉著修祠堂一事,拖了又拖,搞得現在阿晞的身份,尷尬之極……”

“我方纔在刑部還被其他同僚問起此事,而又剛好被路過的翊王殿下聽到,殿下也隨口問起了此事,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。”

祖孫二人怔了怔,竟是陸承裕的聲音。

原來,陸晚半晚跑到這裡,是找陸承裕說阿晞認祖歸宗一事。

屋內,陸晚對著燈火也歎了口氣,無奈道:“過完年,阿晞就要上私學了,我們可以阿晞阿晞的叫他,可學堂裡的夫子和同窗,難道也這樣叫他嗎?他總不能連個姓氏都冇有的。”

“而我下午去祠堂看過,那裡早就修好了。”

“阿晞回來這麼久,也冇能到姨孃的靈前祭拜……可惜我人微言輕,什麼都不敢說……”

陸承裕手心全是汗,忍不住想朝窗戶外看看,可又不敢,隻得硬著頭皮繼續道:“那……我明日再去找父親和祖母商議商議,看他們到底是認阿晞這個血脈,還是不認……”

陸晚感激道:“如此,卻要麻煩大哥哥了。”

陸承裕看著手心裡擬好的手稿,繼續問下去:“那……若是祖母還是不同意,你要怎麼辦?”

陸晚瞟了眼外麵的黑影,心裡冷冷一笑,麵上道:“那隻能讓阿晞隨母姓,取名叫孟晞了!”看書喇

屋外,丹靈怔住,一臉的失望。

而大長公主眉心卻蹙緊,臉色很凝重。

下一刻,大長公主拉著丹靈悄悄離開書房,金嬤嬤對青鬆院的下人冷冷叮囑道:“今晚之事,無須讓世子爺知道,若是發現有人嘴碎說出去,亂棍打死。”

值夜的下人,嚇得一個個跪地求饒,連呼不敢。

離開青鬆院,丹靈公主遲疑道:“外祖母,先前我的人,明明看到還有一個男子同大表哥一起回來的,我們方纔應該進屋去看看纔是……”

她話音剛落,卻見青鬆院的院門再次打開,走出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來。

陸承裕親自送他出來,對他道:“麻煩長侍衛隨我回來這一趟,這些卷宗,全是之前在邵縣殿下托我帶回來了,一件不落,全在這裡。”

男子露出麵容來,正是李翊身邊的侍衛長亭。

長亭手裡捧著一摞卷宗,恭敬道:“若不是殿下要得急,也不會這麼晚還來打擾世子爺,多謝了。”

說罷,就上馬車離開了。

大長公主回頭看著一臉羞愧的丹靈,淡淡道:“若方纔我們衝進去,鬨出這麼大的烏龍,讓翊王知道,讓他怎麼想你?怎麼想我們鎮國公府?”

且方纔屋內兩人明顯在談阿晞認祖歸宗一事,她尚未想好要如何處置這件事,所以不會在這個時候進屋去見他們。

丹靈神情一震,再不敢多說什麼,連忙回去了……

書房內,陸承裕走後,燈火熄下去。

書房後麵的廂房卻亮起燈火來,陸晚推門進屋,男人斜躺在軟榻上,手裡捏著一卷書,卻半點冇有看書的意思,挑眉沉沉看著她……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